吉林省职务犯罪预防网
    工作动态   预防论坛   交流与预防   警示参考   预防文化   通知公告   预防在线  
当前位置:首页>>职务犯罪预防网>>预防文化
母亲的牵挂
时间:2014-07-08  作者:  新闻来源:  【字号: | |

  母亲的牵挂,像天上的云,地上的水,放不下,剪不断。

  只从我记事时,母亲的牵挂就不绝于耳。小时候怕我摔着,上学怕我逃课,当兵怕我想家,尤其是当我调到检察机关,怕我犯错误。见面时,书信里,电话里,总是千叮咛万嘱咐,一回回,一遍遍,不厌其烦,不嫌啰嗦,那股耐心劲,认真劲,持久劲,令我感动,入耳入心。

  1987年,我在亲朋好友的极力反对下,在母亲的唯一支持下,从“转一圈出来大小是个官”的县委组织部跳槽到检察院。亲朋好友说我这是仕途上的倒行逆施。母亲却高兴地说:“到检察院工作挺好”,不过紧接着又担心起来,嘱咐说:“可你得记住一条,检察院是执法的,不管办什么事,都要一碗水端平了,别向着这个,冤枉那个,别要人家东西,收人家礼物,千万别犯错误。”这句话在我耳边响了20多年。每当我去看望母亲,见面问这问那、临走时、还有隔三差五的电话里,末了都是这句话。有时母亲从广播、电视里听到或看到有的执法人员违法犯罪的报道后,赶紧打电话提醒我,末了也是那句话。这是母亲嘱咐我最多的一句话,也是我最熟悉、印像最深的一句话。我把这句话深深地埋在心底,不管工作上遇到挫折还是诱惑,我从不动摇,从不敢越雷池半步。只是从我调到检察院工作以后,母亲给我打电话的次数比以往明显增多了。

  调到检察机关第二年,有一天,我的一个姑舅哥哥因儿子盗窃,从乡下风风火火跑来找我,一见面就说:“想当年我反对你从县委组织部调到检察院,真是没眼光,如今看起来还真是派上了用场,都说衙门有官好办事,这回你侄子摊上事了,你得帮助活动活动,从轻发落。”案件到检察机关后,我经了解,他的儿子因盗窃数额较大,不符合从轻发落条件。我把情况和姑舅哥哥说了后,他说我打官腔,胆小不办事。第二天又去找我的母亲说情做我的工作。母亲对他说:“检察院不是咱个人家开的,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公是公,私是私,亲是亲,法是法。儿子犯法,老子有过,都怪你平常管教不严,孩子进去好好受受教育也有好处,长长记性,别再找这个,找那个的啦,找谁也不能办。”说后,母亲不放心,又赶紧给我打电话嘱咐说:“亲是亲,法是法,不能因亲犯法,不合法的千万别办。”母亲和我想到了一块。过后,我听亲属说,姑舅哥哥说我和母亲六亲不认。后来我心里想:不认就不认吧,谁叫我干这行了,连母亲都跟我“借光”了。

  有一年,我根据本院审查批准逮捕的一起过失杀人案,撰写了一篇题为《误把人当野鸡打,致死人命受惩罚》的法制宣传报道。见报后,受害人亲属找到检察院和我理论,说我把故意杀人写成过失杀人,帮助被告开脱罪责,还把我告到省检察院,说我收受犯罪嫌疑人贿赂,替犯罪嫌疑人说话。我第一次当了被告。省院责成县院澄清了事实,并耐心做受害人亲属的工作,最后消除了受害人亲属的诸多不满。

  后来,母亲不知从哪里听到我当被告的事,急忙打电话,刨根问底,我一五一十向母亲做了详细的汇报,母亲才放心地连连说:“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最后又是常响在我耳边的那句话。在母亲的叮嘱、牵挂下,我努力工作,小心做事,多次立功受奖。

  如今,母亲已93岁高龄,我也退休返聘。回顾检察工作二十余载,扪心自问,不谦虚地说:“本人做到了清白做人,干净办事,公正执法,无愧于身穿的检察服,无愧于母亲。”但我也清楚地知道,这无愧里面包含了母亲的多少叮咛教诲和牵挂。

  感谢母亲二十多年的叮咛、嘱咐、牵挂。

  (作者单位:通化县人民检察院)

  【一花一世界】1400字

  母亲的牵挂

  文/吴作明

  母亲的牵挂,像天上的云,地上的水,放不下,剪不断。

  只从我记事时,母亲的牵挂就不绝于耳。小时候怕我摔着,上学怕我逃课,当兵怕我想家,尤其是当我调到检察机关,怕我犯错误。见面时,书信里,电话里,总是千叮咛万嘱咐,一回回,一遍遍,不厌其烦,不嫌啰嗦,那股耐心劲,认真劲,持久劲,令我感动,入耳入心。

  1987年,我在亲朋好友的极力反对下,在母亲的唯一支持下,从“转一圈出来大小是个官”的县委组织部跳槽到检察院。亲朋好友说我这是仕途上的倒行逆施。母亲却高兴地说:“到检察院工作挺好”,不过紧接着又担心起来,嘱咐说:“可你得记住一条,检察院是执法的,不管办什么事,都要一碗水端平了,别向着这个,冤枉那个,别要人家东西,收人家礼物,千万别犯错误。”这句话在我耳边响了20多年。每当我去看望母亲,见面问这问那、临走时、还有隔三差五的电话里,末了都是这句话。有时母亲从广播、电视里听到或看到有的执法人员违法犯罪的报道后,赶紧打电话提醒我,末了也是那句话。这是母亲嘱咐我最多的一句话,也是我最熟悉、印像最深的一句话。我把这句话深深地埋在心底,不管工作上遇到挫折还是诱惑,我从不动摇,从不敢越雷池半步。只是从我调到检察院工作以后,母亲给我打电话的次数比以往明显增多了。

  调到检察机关第二年,有一天,我的一个姑舅哥哥因儿子盗窃,从乡下风风火火跑来找我,一见面就说:“想当年我反对你从县委组织部调到检察院,真是没眼光,如今看起来还真是派上了用场,都说衙门有官好办事,这回你侄子摊上事了,你得帮助活动活动,从轻发落。”案件到检察机关后,我经了解,他的儿子因盗窃数额较大,不符合从轻发落条件。我把情况和姑舅哥哥说了后,他说我打官腔,胆小不办事。第二天又去找我的母亲说情做我的工作。母亲对他说:“检察院不是咱个人家开的,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公是公,私是私,亲是亲,法是法。儿子犯法,老子有过,都怪你平常管教不严,孩子进去好好受受教育也有好处,长长记性,别再找这个,找那个的啦,找谁也不能办。”说后,母亲不放心,又赶紧给我打电话嘱咐说:“亲是亲,法是法,不能因亲犯法,不合法的千万别办。”母亲和我想到了一块。过后,我听亲属说,姑舅哥哥说我和母亲六亲不认。后来我心里想:不认就不认吧,谁叫我干这行了,连母亲都跟我“借光”了。

  有一年,我根据本院审查批准逮捕的一起过失杀人案,撰写了一篇题为《误把人当野鸡打,致死人命受惩罚》的法制宣传报道。见报后,受害人亲属找到检察院和我理论,说我把故意杀人写成过失杀人,帮助被告开脱罪责,还把我告到省检察院,说我收受犯罪嫌疑人贿赂,替犯罪嫌疑人说话。我第一次当了被告。省院责成县院澄清了事实,并耐心做受害人亲属的工作,最后消除了受害人亲属的诸多不满。

  后来,母亲不知从哪里听到我当被告的事,急忙打电话,刨根问底,我一五一十向母亲做了详细的汇报,母亲才放心地连连说:“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最后又是常响在我耳边的那句话。在母亲的叮嘱、牵挂下,我努力工作,小心做事,多次立功受奖。

  如今,母亲已93岁高龄,我也退休返聘。回顾检察工作二十余载,扪心自问,不谦虚地说:“本人做到了清白做人,干净办事,公正执法,无愧于身穿的检察服,无愧于母亲。”但我也清楚地知道,这无愧里面包含了母亲的多少叮咛教诲和牵挂。

  感谢母亲二十多年的叮咛、嘱咐、牵挂。

  (作者单位:通化县人民检察院)

 
  工作动态  
 进入详情>>
2015-4
查询预约平台
服务管理平台
协会管理平台
  服务之窗  
预防法律法规
查询工作规定
服务振兴文件
预防工作文件
预防咨询电话 
领导小组成员 

版权所有:吉林省人民检察院  控申举报电话:0431-87082004、87082019  邮编:130022  网站备案号:京ICP备10217144-1号
您是网站的第AmazingCounters.com个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