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新闻动态>>媒体播报
【吉林日报】风雪中艰难取证 顶包案水落石出
   作者:董雪莹 2018-01-05 新闻来源:吉林日报 【字体: 】  打印本页
分享到:

  2016年4月11日,东辽县检察院行政检察部检察官时玉环接到一个电话,“检察官,我要申诉!”听着电话那头带着因激动而微微发颤的嗓音,时玉环心头一紧,细细问明情况……

  夜黑风高 飞来横祸

  事情要从2015年9月说起,那是一个晚上,月亮刚刚升起,微弱的月光照在路上只能看到不太清晰的景色,骑着摩托车回家的老张心里喜滋滋的,“今天发了工资,可以改善一下生活了!”心里正想着家人开心的面孔,一个转弯处,巨大的黑影急速奔来,一声巨响、一阵剧痛,老张飞了出去,头上的血流了下来,模糊了他的眼睛,耳边仿佛有人在说些什么,可是他已经听不清了,身体有点麻,随后失去了意识……

  再次醒来的老张已经身处医院,医生告诉他,由于撞击,他的脾破裂必须摘除。经鉴定,老张的伤势属重伤二级,已经达到了六级伤残标准。

  老张简直无法接受这个现实,家里四口人就他一个壮劳力,妻子身体不好,孩子还要上学,以后可怎么生活啊。因案发现场被破坏,法院认定肇事双方都有责任,老张的医疗费用及补偿由肇事方——隔壁村的大海(化名)给付。可是,大海身无恒产是十里八村都知道的,哪有钱赔给他呢?

  大海名下并没有财产,法院无法执行,可是自己的生活没着没落怎么办?老张找不到出路,这时,村里渐渐有人说,“撞人的根本不是大海,他出来顶包就是为了不赔钱。”

  老张听到后眼睛一亮,如果这个传言是真的,那么找到真凶自己就能得到赔偿了!他回到家里,翻出了东辽县检察院分发的“监督服务手册”,找到一个电话,颤颤巍巍地拨出了这个号码……

  层层谜团中抽丝剥茧

  老张的诉讼请求属于民事申诉,东辽县检察院民事行政检察部受理案件后,办案检察官时玉环首先调取了该案的卷宗。仔细阅读过后,她发现此案确有蹊跷。

  有感于此案的复杂,时玉环觉得应该充实办案力量,于是她向领导汇报了这起案件的情况,东辽县检察院党组非常重视,抽调业务骨干,成立了“9·05”专案组,由分管副检察长带头,彻查老张一案。

  司法改革后,办案责任落实到每一个办案人身上,多部门联合办案不仅不存在权利不清、责任不明的问题,反而让案件办理的每一个过程更清晰、更顺畅。

  办案力量壮大了,专案组有序开展对案件线索的摸排。在将大海近三个月的通话记录进行逐一排查和推理后,他们发现在案发时段前后,大海正身处外地,他并没有作案时间。由此基本上可以确定大海是替人顶罪,可是即使知道大海是“替罪羊”,那么谁是“真凶”呢?

  艰难取证 查明真相

  专案组的检察官们陷入了沉思,老张当时意识模糊,只依稀感觉是个年轻人撞倒了他,那么这个开车的人会不会是大海的弟弟小海(化名)呢?

  小海在家务农,平日也会开着货车帮父亲老于干活,这些日子,他一直没有出过村子,会不会是他呢?有了目标后,专案组立即开展侦查,只可惜,调查结果显示,案发当时,有人见到小海在村中露面,不在场证据很充实。

  那么,这个年轻人会不会是肇事车辆的另一个驾驶员小风(化名)呢?小风是隔壁村的村民,只有十九岁,与寡母一起生活,因母亲有轻度精神疾病,不能外出打工,就一直帮着老于一家人开车,他也有肇事的可能。

  正值隆冬腊月,为了取到证据,专案组又一次来到村子里,天正下着雪,站在小风家门口的检察官们踟蹰不前,小风的妈妈精神状态并不稳定,如果一群检察官呼啦啦进去会不会吓到她呢?还是在车里询问吧!因车内空间小,两位检察官只好站在车外的空地上等待取证结束,寒风刮在身上,一阵透心凉,可他们却不以为苦,能取到证据,站两个小时算什么呢?

  检察官的所作所为感动了小风,他说出了关键的一句话,“那天干完活之后,我有事离开了,车应该是老于开回去的!”

  居然是大海的父亲老于?青年人和老年人有着本质区别,原来检察官们从一开始就被老张的话误导了。

  确定目标后,专案组的检察官们调取了从案发地区到县医院再到市医院一路的监控录像,只可惜由于时间久远,三个月前的记录已经不在了。随后,他们来到案发现场附近的几个村子,挨家挨户打听当天的情况,希望找到目击证人。从检察院到案发地所在村,往返一次要140公里,专案组的检察官们为了能找到证人。在这条路上跑了近30次,零下二十多度的天气里,他们顶风冒雪寻找证人。被检察官们的赤诚之心所感动,那个目击者站了出来。

  他向检察官提供了证词,当天他看到了老于开车撞人,并在撞倒人后打电话叫来了小海,随后,小海送人去了医院。

  事情到此,真相大白,专案组的检察官们互相拥抱欢呼,老张的补偿款有着落了。铁证如山,老于只好认罪伏法,并积极赔偿老张,希望能得到宽大处理。

  2016年12月23日,东辽县法院作出判决,犯罪嫌疑人大海、小海和老于最终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接到判决书后,老张在女儿的陪伴下来到了东辽县检察院,为检察官们送来一面锦旗,“感谢检察院查明真相,还了我一个公道!”他拉着办案检察官的手激动地说。

          最高人民检察院      正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