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理论与实践>>以案说法
14岁少女怀孕6个月引产,谁人之过?
   作者: 2017-12-04 新闻来源:吉林检察 【字体: 】  打印本页
分享到:

  “什么——”一个中年妇女瞪大双眼直勾勾盯着手里的验血报告单,嘴里喃喃自语“不可能,我的女儿只有十四岁,怎么会怀孕?”旁边陪同的丈夫同样目瞪口呆,仿佛丢了魂儿似的一动不动,落后一步的小女孩则满脸惊慌地向后退去,后背抵在了墙上,她那臃肿的肚子异常明显……

  回过神来惊怒不已的夫妻报了警,这个女孩小舞身上发生的事让人心痛、让人怜惜。小舞本是湖北人,生下来不到一周岁就被外出打工的父母交给了爷爷奶奶抚养,从记事起她就很少见到爸爸妈妈,逢年过节见一面,想要好好亲近,不一会功夫就被小她4岁的弟弟打断,看着爸爸妈妈焦急地哄着哭闹的弟弟,她想起了总会听到的一些话,“小舞是个丫头片子迟早别人家的,他爸妈生个男娃肯定就不喜欢她了!”想到这,小舞更是难过了,为什么爸爸妈妈只把弟弟带在身边?难道真的是不喜欢我?慢慢地,小姑娘越来越胆小,越来越自卑,和父母也没什么交流和沟通。即使在她9岁那年,被父母带到了身边一起生活,她依然无法和父母亲近,仿佛有一层看不见的膜隔开了骨肉亲情。

  小舞的父母都是泥瓦匠,因工作性质的关系,结识了很多的人,其中有个同乡老周与他们相处得最好,因为同居一栋楼,两家交往密切,双方的孩子也成了好朋友。谁能想到,好邻居、好朋友的背后竟然隐藏着丑陋的罪恶……

  在小舞12岁那年的夏天,因爸爸妈妈不在家,小姑娘来到老周家找老周的女儿一起玩,只有老周和女儿在家,三个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玩手机、聊聊天,夏天单薄的睡衣将小舞玲珑的身段显露无疑,老周的眼神频频瞄过去,内心蠢蠢欲动。按捺了一个夏天、一个秋天,老周不仅没有消除内心邪恶的念头,反而愈演愈烈……终于,在那年冬天的一个周末,老周把手探进了小舞的衣服里……单纯的小舞还以为邻家叔叔是在表达对自己的喜爱,并不知道这种放任会带来怎样的后果。

  几次猥亵过后,老周的胆子大了起来,在一次放学后,瞅准小舞父母不在家的空档,老周将小舞拉到家里实施了强奸。结束后,看到小舞害怕的样子,老周耐下心安抚,和小舞聊学习、聊生活,温情攻势下,小舞听从了对方的话,傻乎乎地将发生的事隐瞒了下来。

  小姑娘并不知道什么是性侵、什么是强奸,只知道生活中多了一个叔叔关心她。爸爸妈妈不耐烦听她说话,可是有个长辈喜欢听,还关心自己的学习,虽然周叔叔喜欢脱衣服,可是小姑娘太缺爱了,她忍受了下来。这段畸形的关系维持了两年多,直到小舞怀孕23周肚子越来越大,父母以为长了肿瘤去医院检查,才被暴露出来。  

  案件移送到检察院后,办案检察官朴英爱非常震惊。近6个月身孕居然才被发现,如果早点去医院,小舞的引产不至于承受那么大的痛苦,这个孩子被忽视到什么程度?对一个12岁的小女孩下手的人又是怎样的丧心病狂?遭遇这种事情后,小舞又会是怎样的精神状态?越想越担心,心急的检察官立即审查卷宗,决定早点结案、尽早还小姑娘一个公道。

  只是,事与愿违,对老周进行讯问的过程并不顺利,除了老周不愿意开口之外,老周的妻子也让办案检察官挠头,这个女人握着检察官的手不停地哭,对老周所作的事感到既愤怒又羞愧,一度想要自杀,检察官取证非常艰难。办案检察官只好耐下性子,温和地劝说老周的妻子,同时对老周展开心理攻势,运用很多心理学知识和技巧,终于撬开了老周的嘴,他如实交代了自己的犯罪行为。攻克了一个难题,还有一个更大的难题等着她,被害人小舞的陈述更难取得。

  小舞常年受父母忽视、被邻居侵犯,导致性格自卑、内向,不愿与人交流。在与检察官的谈话中,一旦涉及自己就避而不谈,显然有着很严重的心理问题。面对这种情况,办案检察官启动了未成年人心理疏导程序,邀请了有心理咨询资质的同事对小舞进行心理测评与疏导。两位检察官采取了多种多样的方式与小舞沟通,沙盘游戏、讲故事、聊天谈心……功夫不负苦心人,一个月后,小舞敞开了心扉,讲述了发生在她身上的事。

  2017年9月11日,法院以强奸罪判处被告人老周有期徒刑12年6个月。  

  老周得到了法律的严惩,可是小舞的悲剧却不是一个人造成的,小女孩两年来的异常行为没有人注意到,如果父母能多关注她一点,如果学校能多教导一些防护知识,也许,这个悲剧不会发生……

          最高人民检察院      正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