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队伍建设>>检察风采
既当导演又当推销员 这个检察官扶贫书记不一般
   作者: 2019-08-12 新闻来源: 【字体: 】  打印本页
分享到:

 

 

  “世上有朵美丽的花,那是青春吐芳华”……和这段优美的电影插曲一样,靖宇县检察院驻花园口镇兴农村第一书记姜宝奎用自己的青春热血,在短短两年里,把一个国家级深度贫困村打造成了一个山美、水清、人富裕的特色小村庄,让自己的青春绽放出了与众不同的芳华。 

    你能把兴农村摆弄明白了,就算没白来
兴农村文书周贵山在村里任职30多年,在姜宝奎眼里,这个是有大智慧的老爷子。老文书不止一次卷着旱烟对他这个新来的书记说:“你能把兴农村摆弄明白了,就算没白来一趟。”
 

 

  

全村建档立卡贫困户76户139人,占常住人口的70%,交通闭塞,土地贫瘠……村里的的现状结结实实给了姜宝奎一个下马威。到任后的第一次党组织生活会,28个党员只有6人到场。村里的老支书郝世明说:“我们年轻时,党员每天晚上都要开会,学习上级文件、研究生产。大喇叭一响,不管干啥都往村部赶。人们用羡慕的眼光看着行色匆匆的党员,散会后又三三两两地聚到党员家里听文件精神。现在这是咋了?党员开个会都聚不齐!”
 

  

面对这一难题,姜宝奎发挥自己是东北抗联暨杨靖宇精神研究会成员、靖宇县检察院东北抗联精神宣讲团成员熟知东北抗联史的专长,找村内的28名党员面对面谈话,给每个人佩戴上党徽,倾听他们的意见和心声,给他们讲抗联史,呼唤他们心中的党员使命感和责任感。

   
再开组织生活会时,党员们到得齐整整。但开始研究问题时又没人吱声了。原来,每年夏天雨季,兴农村后山冲下来的泥石就会灌满村里所有的街道,大家苦不堪言。唯一的解决出路是退耕还林,但是后山上那178亩地涉及50多户村民,想让这些人痛快地答应把地让出来种树,绝对是难上加难。
 

  

姜宝奎听在耳里,记在心上。为了把真实情况摸清楚,他把后山的沟沟叉叉走了个遍。“种树效益来得慢,村民盯着眼前的利益这没错啊!”当他心里犯嘀咕时,看到了后山上老支书郝世明和现任支书闫久成改种的林地,他被深深地打动了。“书记的责任”原来一直都在这后山上!
 

  

事情的症结在于退耕还林的补贴数额。经过一番努力,他找准了时机,找来了政策。退耕还林后,每亩地财政补贴2500元,相当于村民种地6年的收入。6年后,栽下的红松苗就能结松塔了,这在老百姓眼里就是纯纯的“定期存款”。村民一算账,觉得既清洁了家园又增加了收入,后山178亩地很快便顺利退耕还林。

   
“这个书记真办事儿、办实事儿。”通过这件事,姜宝奎一下子在村里打响了知名度,令村民心悦诚服,顺利接过了老支书们的衣钵,成了带领大伙脱贫致富的领头雁。
  

    自打钻进这片大山,姜宝奎就时刻在心里装着两件事:贫困村的帽子要摘掉、所有贫困户要脱贫。可是村里没钱,没有机动地、林地,没有收入来源,谁当这个家,谁累!

 

 

  

上任半年后,他就通过法律维权手段,为村集体追缴回了3.8万元的分红资金,实现了“开门红”。2019年初,他又回娘家靖宇县检察院申请了15万元,白山市委的包村领导又帮助筹措了10万元,用这25万元为村里购买了一台钩机,用于机耕路修理和出租,保证了村集体每年至少5万元的长久收入。

   
兴农村沙土地多,种庄稼不成,种香瓜却甜,但是瓜农们的收入并不高。这是因为成熟的香瓜储存时间短,小贩们常常要求瓜农在香瓜半熟时就采摘。这样一来虽然储存时间长,但是味道却打了折扣,价格也自然上不去。兴农村的瓜农们为了追求眼前的一点小利,却让半熟的香瓜砸了自己的牌子。
 
 

 

  

姜宝奎深知这里的弯弯绕想捋直,必得下一番苦功夫。他请来了专业团队,自己当导演,村民当演员,拍了一部宣传片:《脱贫路上的兴农村》,利用微信群、电视台、广告屏,下大力气宣传“高山黄皮脆”香瓜,同时组织村民研究香瓜产品的系列美食。在香瓜的知名度打响后,他又带着工作队员到城里各大水果超市推销。水果超市和路边摊位卖的价格自然不一样。当年村民就见了收益,2018年全村香瓜产量约21万斤,每斤价格涨了1元钱,当年就实打实增收21万元。2019年,全村又集中种植了120亩香瓜,“听姜书记的,准没错。”村民们说。
 

  

兴农村的郭大妈看到两个侄女到了上学的年纪一直没上学,一气之下把孩子接回了自己家抚养。为了贴补两个孩子的生活费,她想通过养鸡增加些收入。姜宝奎得知后,主动帮她申请了2万元无息小额贷款,买了800只鸡雏,还发动同事、朋友,在微信群、电商平台帮郭大妈卖货。到了冬天,姜宝奎又带着工作队员到市场帮郭大妈站摊儿。当年,郭大妈光销售公鸡一项就收入2万多。此外,她还养了300只下蛋鸡,笨鸡蛋一直供不应求,2018年底就实现了脱贫。
 

  

看到郭大妈的日子好了,好几家贫困户都要跟着养鸡,还想扩大规模。姜宝奎在吉林省驻重庆商会的引荐下,成功引进了“订单式”林下散养鸡项目,彻底解决了养鸡项目长远发展的难题。
 

  

郭大妈养鸡脱贫记只是姜宝奎在兴农村扶贫工作的一个缩影,像冮大叔养猪脱贫记、李大爷种果树脱贫记还在不断上演。2018年末,兴农村所有贫困户已全部脱贫摘帽。

  村民的日子一天比一天富裕,姜宝奎身体的病痛却日复一日地增多。扶贫工作的“五天四夜”被他干成了“七天七夜”,父母、女儿交给妻子照顾,回不去家不说,由于常年驻村、饮食不规律,他患上了痛风,疼得脚不能沾地,半夜只能单腿蹦着去厕所,却连蹲都蹲不下,最后只能用绳子一端系在厕所柱子上,一端系在自己的腰上才能勉强站住。事后,他向妻子吹嘘自己的聪明才智,电话两端一个在得意的笑,一个却在心疼地哭! 

  12岁的女儿很久见不到爸爸,央求妈妈带她去兴农村“探亲”。发现村里桥下有好多河鱼就一起去抓。桥上坐着的孙大娘说:“你们抓几条就走吧!我们全村人都不在这抓鱼吃,这窝鱼是给姜书记留的,知道他闺女爱吃鱼,等他回家的时候让姜书记拿回去。”姜宝奎的妻子一听心当时就软了,她对姜宝奎说:“有村民这句话,我和闺女再苦也值了,东西咱不能要,你好好干,让大伙的日子更好。 

  村里人讲究的是“常走动”,姜书记却从来都是该办事办事,从不去村民家喝酒、吃饭。可老孙家的大包子、老毛家的山东大馒头、老吴家的炖豆角隔三差五就会让孩子给姜书记送到宿舍,大盘小碗里,装的是村民对姜书记的一片心。 

  时间长了,姜宝奎对家与家之间的关系、户与户之间的矛盾摸得一清二楚,他不仅当第一书记,还当免费律师、公证人、调解员。高考结束时,他邀请检察院新考录的公务员去和村里的准大学生对接,教教他们大学咋念?公务员咋考?平时他“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紧盯着各部门的各种政策,凡是能给村民争取的就不遗余力。村里的五保户、残疾人是他的重点保护对象。他给村里置办了一批行头和乐器,每天晚上都和大家伙扭一会儿大秧歌。高兴了,他会给大家唱首歌:“毛主席教导我们,知识青年要到农村去……劳动中结下的友谊,我会好好珍惜。 

  水有了、电通了、路宽了,就连客运班车也进村了,村屯亮化、绿化、美化……一天比一天气派。兴农村的基础设施建设在姜宝奎的推动下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村民的日子过得越来越舒心。 

  两个90后扶贫工作队员问姜宝奎,脱贫后,这个村子里的人还会记得我们吗?姜宝奎说,我们应该庆幸赶上了这么一个轰轰烈烈的年代,做了这么一件值得回味的事。看过电影《芳华》吗?20年后没准也会有导演把扶贫工作搬上银幕,那时候我们也会哭着在电影院看电影,因为那是属于我们这代人的“芳华”。 

 

 

  

          最高人民检察院      正义网